扫一扫上面二维码或在搜索电话号码6175489221加入麻省房产网微信群


留学生在美国的租房经历

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不一定是父母至亲、兄弟姐妹、叔伯娘姨,也可能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这在社会生活相对稳定的中国也许并不常见,毕竟谁愿意家里多个“外人”呢?在美国留学租房也是这种情况,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但是,在移民人口众多、流动性大的北美,这种情形可以说是遍地皆是,算得上新移民这个群体的共同经历。

对于初来美国,或刚毕业找到工作的人来说,单门独户的公寓往往租金过于高昂,消受不起,不如去租个房间来得划算。这种房间一般家具齐全,水电暖气全包,房客交完每月的房租,就万事不烦了。

另一方面,和房客共同生活的房东无外乎以下几种:一是买了房子,自家分配完房间之后,还可能多出那么一间两间,于是便有了招个把房客来分担房供的想法;也有的,在地铁沿线等通勤便利的市镇买上个超多房间的大屋子,自住一间,把其它房间全部用来出租,做个职业“寓公”;还有的,是属于那种不需要房租收入,但年老体弱、膝下无子或儿女不在身边的,希望招个年轻力壮、诚实可靠的房客来解决房子保养、草坪维护等家务难题的,等于以房养老。

通常这种房东房客同进一门、共处一屋的合住方式都是双向选择的结果,无论房东还是房客都希望对方和自己能有些共同之处,譬如文化、语言、习惯、年龄、背景等。

所以,我们不难看到中国房东情愿降低价格也要找个中国房客,而中国房客宁愿住得远一些也要住在中国人家里的现象。

但这并不是说中国人住在一起就不会有矛盾,至亲至爱的家人还会有吵架的时候,更何况那些彼此陌生的房东房客呢?

于是,在同一屋檐下,我们看到了一幕幕喜怒哀乐、聚散离合。

从“长工”做起 过寄人篱下的日子

禾火出生在一个子女众多的家庭,上大学时住在拥挤邋遢的学生宿舍,出国后又到了房价高昂的波士顿,所以习惯了集体生活的他没有任何犹豫,五年来持之以恒地过着“房客”生活,唯一改变的是房东而已。

说不上是幸运还是不幸,禾火初到美国,在学校提供的临时宿舍住了没几天,系里秘书告诉他,有个教授家里想找个能干家务活的学生,提供住宿和周末晚餐,问他想不想去。

这个消息对于奖学金不高、还想着早点接女朋友来陪读的禾火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就这样,在临时宿舍所有还在辛苦找房住的中国同学羡慕的眼光中,禾火拎着两个箱子去了教授家,在那栋漂亮的小洋楼的阁楼上,有了来美后的第一个栖身之处。

教授家有0.3公顷的草地,还有个面积中等的游泳池,禾火的工作就是割草、浇水、清洁泳池、洗车、扫地和倒垃圾。

夏天正是花木繁盛的时节,教授要求禾火四天割一次草,两天浇一次水,一周清洁一次泳池,此外每天扫地倒垃圾,每周三要把家里的垃圾箱推到路边让镇上的清洁工来收。

活并不算太多,但对于从没住过美国的大房子、也没做过多少家务活的禾火来讲,刚开始还是让他手忙脚乱了一阵。见禾火什么都不会,教授只好亲自教他怎么用割草机、怎么浇水等等,一个月后,禾火对家务活渐渐上手了,教授一家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教授一家对禾火一直都挺客气,夏天晚上会喊禾火一起去院子里喝啤酒,教授还说几个笑话,听得半懂不懂的禾火会不让教授失望地跟着哈哈笑两声。

家里开派对了,教授太太会邀请禾火一起参加,并充满溢美之辞地向来宾夸禾火:“帮了很多忙,是个好小伙。”

但是等筵席散去,禾火知道适才和教授一家亲密无间宛若家人的时刻已经过去,到了自己干活的时候。

在这样的家庭里,只有清楚自己的角色才能得到房东一家人对自己的尊重。

“说白了,我就是他们家的长工,虽然名义上我们是平等的,我付出劳动,他们提供住房,待遇应该说还不错。但是你能体会到他们那种骨子里的优越感和尊卑概念。可能我有些敏感,但我觉得他们多少看不起中国人,觉得中国人穷,都是来美国淘金的。”禾火表示。

如此住了半年,禾火回国结婚了,并让新娘子签了陪读来美,冠冕堂皇地离开了教授家。

临走,禾火充了一回大佬,送了许多绸缎围巾给教授家人,在教授一家的感谢声中,昂首挺胸地告别了。

体验与房东平等的生活

禾火太太也对房东太太的洁癖十分敬畏和无所适从。小两口商量了一下,还是搬吧。正好禾火学校里一个博士后“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拿到了助理教授的位置,意气风发下,买了个两室的联排别墅(townhouse),盛情邀请禾火合住,分担供房压力。房东夫妇住一间,禾火夫妇住一间。房东是自己的朋友,两家的房间都在二楼,共用洗手间,这让禾火第一次有了平等的感觉。虽然房租比从前高了许多,但不用干院子活,禾火夫妇觉得十分心满意足。

但完全的平等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是房客,多少还要看房东的脸色过日子。

“我对现在这种生活已经十分习惯了,毕竟这个房子是人家的,掌握分寸很重要。”禾火说得有点语重心长,有点身不由己。这么多年的合住生活未必尽如人意,但在金钱方面的补偿还是可观的,禾火用节省下来的钱支付着太太的学费,并为将来孩子的出生做准备。

“等我们都工作了,我要买一个大房子,舒舒服服地、不再寄人篱下地过日子。我很有信心。”虽然折腾了这么多年,禾火还是一个乐观的人。

洁癖房东 敬而远之

为了避免那种微妙的差别感,禾火决定只找中国房东。他和太太去看了几户招房客的中国家庭,最后选择住在一户台湾人家里,原因是太太很喜欢这家的房子,保养得十分乾净,简直是一尘不染。房东是一位中年太太,先生留在台湾工作,她一个人带着女儿在波士顿生活。

房东太太招房客也不是纯粹为了钱,主要是自已和小孩两人单独住一个房子有些害怕,也十分冷清,觉得不如找个又能看家护院又能指导小孩学习还能上缴房租的房客。禾火两口子就挺中她的意。

房租定得不高,但规矩很多,譬如只能煮菜,禁止炒菜;譬如每天注意清洁,一周一次大扫除等等。禾火夫妇终于明白这房子为什么这么洁净如新的了。

头两个月还好,然而日子久了,习惯了炒菜味道的禾火两口子就开始频频往中餐馆跑了。但是餐馆的菜大多不合口味不说,还让小两口的荷包迅速瘪了下去。


发布: 2011-06-26    作者: 未知     来源: 留学啦


[被阅读 2155 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发言, 我们保留删除育谩骂, 攻击, 粗俗淫秽语言的评论的权利. 谢谢合作!
电子邮件:
不是必须, 不会显示,如果您希望我们回复您的问题,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请确认非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