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上面二维码或在搜索电话号码6175489221加入麻省房产网微信群

墙壁翻新面面观——房崇修房 85

要翻新一个房间,人们常讲的是地板,很少说墙壁,对墙壁似乎只是油漆而已。可是修房要是到了我这样伤筋动骨的份上,修墙壁也是一个重要方面了,毕竟占那么大面积,又正对着人的视线啊。我在修完厨房之后,顺势修了与其相连的家庭厅和餐厅,对这两厅的墙壁改动很大,修墙时可能碰到的多种情况都集中在此了。所以,与其平实地描述过程,还不如总结几条修墙技术的面面观,更为有用。

http://i733.photobucket.com/albums/ww331/laolee_2009/kitchen/207.jpg

这是家庭厅的旧貌,其右半边墙后来已拆除。像很多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房子一样,墙上钉的是深色壁板(主要是在家庭厅或地下室)。要知道同是壁板,也有不同。如果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或更老的古典房,厅里的壁板可能是实木的,而且凹凸有致,那就是好东西,应该保留维护。一些后来的高档豪宅也有实木壁板装饰,当然更显尊贵。可是六七十年代小户人家节约型的壁板,就是普通的1/8英寸厚的三合板甚至刨花板,就不值得称赞了。时至今日,显得既廉价又昏暗,为多数人所不喜。要改变它,最简单的办法是刷油漆换个颜色,再费事一点是抹灰把板上的沟缝填平,使之看起来像是平面的墙,再磨平刷漆。我以前这么做过,但是效果不好。

这次修这个房子,我早打定了主意,要在壁板上覆盖一层石膏板(drywall),使之成为正常的墙,不仅改变其质感和颜色,也能改善保温。在去年8月,我换朝后的玻璃拉门的时候,就让工人把门向里移了半寸,以和未来的墙面取齐,并在当时的文章里说了。当时有内行的网友劝我别装drywall,不是为了房间会减小1寸,而是因为所有门窗的边框厚度都要改变,且不说贴纸抹灰磨灰的麻烦了。我当时的回答是:这些都是我准备要做的,为了提高这座房子的档次和价值,我不怕麻烦。

这就是修墙面面观之一,简称板上盖墙。下图是今年7月初的情景,在修完厨房以后,我即动手在家庭厅的壁板上加了drywall(其原板不动)。这是一个时空闪回的画面,在上一集已经装好了实木地板以后,再看当时的旧地毯,真是难以忍受。

http://i733.photobucket.com/albums/ww331/laolee_2009/Family%20room/001-2.jpg

在经过抹灰和磨灰的处理之后,我在石膏板的墙上刷了与厨房一样的浅色油漆。在靠近屋顶近1尺的地方,原有一圈灰板,与后加的石膏板基本相平,但不完全平,且纹理不同。我的解决办法是钉了一条moulding,既是遮盖,也是装饰。与此有关的一个决定是不在家庭厅里再加crown moulding,因为一,相连的厨房里木质的crown molding已经很重;二,不想再重复这条作为界限的较细的molding了。

http://i733.photobucket.com/albums/ww331/laolee_2009/Family%20room/004-1.jpg

上图是完成后,一图可以三用,显示了上述molding,油漆颜色,并引出面面观之二:墙上开门。这门原来没有,是通向车库的,我曾经写过上下两集讲述为什么要开在这里,和开的经过。在加装了石膏板之后,门框的厚度不够了,我又增加了一圈5/8英寸厚的木条,然后再钉边线(trim),才布置熨贴。

家庭厅因开向厨房,墙减少了一面,余下的三面没有大动,所以可讲的不算多。而现在的餐厅是从原厨房变来的,除了拆掉橱柜和壁砖外,还改过墙、堵过门、扩过窗,所以值得总结的方面更多。先看一张旧貌。

http://i733.photobucket.com/albums/ww331/laolee_2009/Albertson/005.jpg

图中的三个门,有两个消失了,一个移动后扩大了。因此墙的变化就很大,可以概括为两个面面观。之三:堵门为墙,这指图中间的小门。它是原来的一个壁橱门,我在最开始修此房时拆掉壁橱,由此入车库。后来决定在家庭厅开了那个门,就把这个堵上了。之四:新墙重建,指左首的两个门处,因在承重墙上变化太大,已不是补的问题了,我曾经“移墙承重暂息肩”,对它的骨骼动过大手术,所以其外皮石膏板也完全重装了。对比一下建墙之后,油漆之前的情景,还是用一张图来说明两个方面。

http://i733.photobucket.com/albums/ww331/laolee_2009/Family%20room/009-1.jpg

这门是不是能堵得天衣无缝呢?这个角落完成后的样子,留待本文结束时再看。

面面观之五,新旧相接。我餐厅的外墙,曾因扩大了两个窗户而拆开,所以要修补墙面。这里没有像内墙一样完全重建,而是保留了两侧的原墙皮,只修补中间的两窗部分,这是为了减少后期修墙的工作量。但是旧墙是在老式石膏板上手工抹灰,与新石膏板的施工工艺不同,其厚度就不同。所以在装石膏板之前,还先在木方上垫加了一层薄木片,最后总算达到平面拉齐。下图是刚装上石膏板时的样子,各色混杂,像是百衲破衣。

http://i733.photobucket.com/albums/ww331/laolee_2009/Dining%20RM/020.jpg
 
抹灰和磨灰之后,墙面连为一体,如下图。

http://i733.photobucket.com/albums/ww331/laolee_2009/Family%20room/008-2.jpg

面面观之六,以灰盖胶。从之五的前一图上,可见右侧墙上的污迹,那是敲掉瓷砖后留下的胶,与墙体联结紧密,很难清除。因其并不厚,既然除不掉,那就盖住它,反正达到平的目的就行。在上面抹了两次灰,然后磨平。磨平后的这一面,墙分五色,像是一幅抽象图案。

http://i733.photobucket.com/albums/ww331/laolee_2009/Family%20room/007-3.jpg

面面观之七,小洞单补。因为拆除原厨房的电源而在墙上和顶上留下几个小洞,以普通的补墙法补上,这是平常维修常用的技术。就是在洞内先用螺丝固定一根稍长的木头,再把小块石膏板修整成所需形状,塞进缺口固定在木头上。

http://i733.photobucket.com/albums/ww331/laolee_2009/Family%20room/006.jpg

下图是在顶上堵住的旧灯口,原来的电线和铁盒已拆除。

http://i733.photobucket.com/albums/ww331/laolee_2009/Family%20room/007-2.jpg

面面观就想到这么七条,这次就不凑什么八法了吧。

在餐厅里磨灰的时候,要防止灰尘向已经修好的厨房扩散。我从今年3月开始修厨房起,就挂起了所谓的青纱帐,来隔离灰尘。灰尘在两边轮流发生,青纱帐都在原地坚守岗位。当在餐厅里磨最后一遍灰时,青纱帐再次放下来发挥最后一次作用,然后就下岗了。

http://i733.photobucket.com/albums/ww331/laolee_2009/Family%20room/002-1.jpg

后来我又刷了油漆,钉了molding,但暂时跳过不必细说。我在面面观之三、四里讲过的那个角落,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原来门的痕迹,一点也看不出来了。

http://i733.photobucket.com/albums/ww331/laolee_2009/Family%20room/026.jpg

从上图可以看出,后来我还钉了上中下各种边线(molding),也铺了餐厅里的地板,装了灯上的饰圈。这些又够单开一集了,那就下次再说吧。

 

发布: 09/25/2010    作者: 房崇    来源: 文学城博客

 




[被阅读 6133 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发言, 我们保留删除育谩骂, 攻击, 粗俗淫秽语言的评论的权利. 谢谢合作!
电子邮件:
不是必须, 不会显示,如果您希望我们回复您的问题,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CAPTCHA Image
请确认非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