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上面二维码或在搜索电话号码6175489221加入麻省房产网微信群

不做房奴,我在美国快乐搬家

近年来,都市白领们咬紧牙关、省吃俭用、前赴后继地攒买房的首付款时,房价却一路“轻舟已过万重山”。大家一边抱怨高房价,一边心甘情愿地当“房奴”。

   在美国有位中国女孩,几年来随着丈夫乐此不疲地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哪里生活好,哪里有发展,就把家安到哪里。对房子,她看重的是使用,而不是占有。她的日子,在一次次搬家中,变得越来越丰盈、越来越幸福。

  跨国恋修成正果,游牧在都市丛林

   我叫韩雪,杭州人。2000年到美国留学,3年后在迈阿密的舅舅家认识了丈夫杰西。杰西是舅舅的邻居,土生土长的美国男孩,身材高大,有一头漂亮的棕色卷发。第一次见我时,他蓝色眸子里的光芒十分明亮,笑容也很灿烂。不久,我们开始约会,我成了他的爱情俘虏。

   杰西18岁就离开家,在外独自租房居住。大学毕业后,我留在迈阿密工作。2004年9月,和杰西认识一年多后我意外怀孕了。

   老妈很有远见,在我刚上高中时就开始存钱,打算等我将来结婚买房时把钱给我。她还买了黄金首饰,给我作嫁妆。自从我怀孕,老妈就一遍遍地催问:“什么时候结婚,在哪里买房,要多少首付?”

   这些问题真让我头疼,因为杰西压根儿就没打算买房。刚认识他时,他在一家小投资公司工作,收入不高,租的小房子40多平方米。我们住在一起后,房子换成了60多平方米。得知我怀孕,杰西高兴得一蹦三尺高,当即决定一定要赶在孩子出生前结婚,并且要租一套大点儿的房子。

   “亲爱的,你没想过买一套房子吗?”我忍不住问。杰西挑了挑眉:“为什么要买房子,租房子住不好吗?”杰西骨子里绝对遗传了老美的移民精髓:哪里有面包,哪里生活好,哪里就是家,他做好了随时搬家的准备。当我告诉他,我父母在一座城市的同一套房子里生活了30多年时,他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结婚在即,爸爸妈妈都过来帮忙。看到我肚腩微隆还住在租来的房子里,老妈急了,直问杰西:“到现在还不买房,结婚了住哪儿?将来孩子出生,总要有个稳定的住处吧。”杰西眨着蓝色的眼睛:“为什么结婚一定要买房,我们完全可以租到更好一点儿的房子。”“租的房子再好,也不是你们的。中国有句古话——安居乐业。没房子,怎么能安心工作?”杰西的表情有点儿不自然:“我们还年轻,没老到一定要买套房子稳定下来的时候……”

   房子的事,母亲和杰西谁也说服不了谁。好在没多久,老妈就从舅舅那儿知道,美国的主要购房者是中老年人,因为年轻人崇尚自由,随遇而安,很多人即使有了孩子也是租房住,老了才会买房定居养老。老妈终于不再提买房的事,他们辛苦大半辈子给我攒的首付钱,可以拿去颐养天年了。

   不久,我和杰西在一所小教堂举办了简朴庄重的婚礼。2005年5月,我们的女儿辛西娅降生。混血的女儿可爱极了,简直是天使的化身!只要一有时间,杰西就呆在家里陪着辛西娅。2006年1月,杰西成功跳槽到微软公司,他打算把家搬到总公司所在地西雅图。

   我大吃一惊:“在迈阿密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家?”为了让女儿学走路不被磕着碰着,我已经重新装修了房间,每一处边边角角都用海绵包好,还在墙上绘了很多漂亮的彩画,差不多用了我两个月的时间。虽然舍不得杰西,我还是建议,我和辛西娅暂时留在迈阿密,等她会走路了,一家人再团聚。

   杰西一个劲儿摇头:“我一秒钟都不想离开你们!人到哪儿,家就到哪儿。房子可以换,家可以搬,但夫妻绝不能分居,小孩子更不能离开父母!”杰西的态度很坚决,我只好打电话叫来搬家公司,把生活细软打包带走,一些大件物品就地卖掉。

   到了西雅图,我们租了一处大点儿的房子,按房间的大小色调和风格重新布置,一连忙了好几天。晚上入睡前,我对杰西感叹:“我觉得,我们像草原上的牧民,不停地更换居住的牧场。”杰西哈哈大笑:“没错,我们一家正游牧在钢筋混凝土筑就的都市丛林,我喜欢游牧的感觉。”

   “可是我不乐意!”我翻了个身,把后背对着他。

  坚决不做房奴,宁愿患上“搬家多动症”

   西雅图是个美丽的地方,像威尼斯一样,处处可见蓝湖汪洋,咖啡的香味更是弥漫整个小城。除了“浪漫”,我实在找不出更适合的字眼来形容西雅图。为了辛西娅有个更好的成长环境,我们搬了三次家。

   经过几年的积累,我和杰西已经攒了10万美元。眼看西雅图的房价稳中有升,出于投资考虑,同时也想稳定下来,我要求杰西尽快买房。

   2006年9月,在西雅图西部郊区,我看好了一套二手的两层独栋别墅,面积近300平方米,50万美元。一想到只需付20%的首付,就能成为房子的新主人,我连做梦都会笑醒。杰西咬咬牙,放弃了海外旅行的计划,把房子买了下来。

   一家人欢天喜地搬进新家,美中不足的是,杰西上班远了。因为辛西娅还小,我暂时不能上班。搬来的第三天下午,我带着辛西娅在院子里的草坪上晒太阳,隔壁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皱着眉头盯了我们几眼。我朝她笑笑,不料她挪着肥壮的身子走过来:“嗨,你是新来的吧?草坪很久没剪了,栅栏的漆也该刷了。”她用莲藕一样的胖指头指指点点,像个多事的大管家。

   杰西觉得中年女人的意见很对,否则我们家脏乱差,邻居或社区的人会向我们提出警告的。杰西白天要上班,而请一个工人一小时就要40美元,太贵了。无奈,我只好自己动手。辛西娅刚学会走路,她像一只小尾巴,一摇三晃地跟在我身边。翻地,种花,割草,粉刷栅栏……我一边干活儿一边照顾女儿,忙得焦头烂额。隔壁的胖女人坐在院子里,像监工一样盯着我。

   一个星期后,我腰酸背痛的代价是,院子里焕然一新,不必担心被人起诉了。然而不久,平静的生活却被隔壁两只狗的狂吠声打乱了。

   胖女人弄来两条狗,拴在她家窗户下。也许是初来乍到不适应,两只狗整夜狂吠,让我们一家三口彻夜难眠。杰西黑着眼圈去上班后,我抱着辛西娅在院子里玩,两只狗瞪着我们,凶神恶煞般地汪汪叫。辛西娅吓得大哭。我只好和胖女人交涉:“你的狗吓到我女儿了,还严重影响到我们夜间休息!”她朝我翻了个白眼,嘴里嘟囔几句,一转身回屋了。杰西气得要起诉胖女人,被我挡住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哪来的精力应付官司?”

   住上好房子,本以为从此会过上舒服的生活,但事与愿违。打扫卫生,整理庭院,下水道堵了,马桶坏了,都要自己亲自动手,再加上带孩子,我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杰西也疲于奔命,每月要偿还2400美元的房屋贷款,还有各种各样的税收和花销。我们的生活变得异常拮据,我终于体会到“房奴”的滋味了。

   2007年6月的一天,我和辛西娅正打算午睡,突然闻见一股腐臭味。只见隔壁家厨房的窗子洞开,胖女人正在做饭,臭味正是从她家飘出来的。我忍无可忍,打电话报警,可警察赶来时,该死的臭味又消失了。杰西说:“如果这是租来的房子,我们可以立即搬走,离那个讨厌的坏邻居越远越好!”

   家事这么累,再加上遇到个坏邻居,我每天都筋疲力尽,越来越怀念以前租房的快乐时光。与此同时,杰西在洛杉矶找了一份薪水更高的工作,他马上提出:“卖掉房子!”我一咬牙,同意了!此时,美国次贷危机初现端倪,房价下降。我们以45万美元的价格,把房子连同欠银行的贷款一起还掉,结果白白损失了5万美元。

   我们在洛杉矶租了一套80多平方米的房子,彻底离开了那个让我天天难受的胖女人,也摆脱了总也做不完的家务,而且再也不用每月还贷,生活一下子轻松起来。杰西取笑我:“我的中国媳妇,现在你该知道,在城市里游牧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了吧!”

是的,我终于明白了,像我这样的普通工薪族,房子好比围城,没房的时候想买房,当真正有了以后才知道,买房如同画地为牢,自由被限得死死的。我暗自发誓,除非经济富裕,否则宁愿患上“搬家多动症”,也不买房。

  闲云野鹤走四方,越搬家越幸福

   辛西娅3岁了,我把她送到托儿所,在一家旅行社找了一份导游的工作,专门负责接待中国客人,成天到处跑。

   一次,有客人要求去日落大道的布克书店买书,我这才知道,那里是作家发行新书的首选地。要是女儿大一些,把家搬到书店附近,让她有机会多读好书,说不定她会变成个小才女!这个想法让我有点儿兴奋,城市“游牧”就是好,无房一身轻,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自由自在!

   2007年底,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各行各业都受到影响。我失业了,杰西的收入仅为原来的一半。我和杰西商量,找个消费最低、生活最轻松的地方,先躲过这场危机再说。最终,我们看中了阿肯色州的州府小石城。这个城市的温泉公园世界闻名,市内温泉有47个,在金融寒流来袭的冬天,泡在热气腾腾的温泉里不啻为一大享受。

   说搬就搬,我和杰西先把细软打包,然后他到车行租了一辆集装箱卡车开回来,一家人成功转移。在小石城,像杰西这样的专业人才很好找工作,而我也在一家商场谋了份差事。2008年是我们一家人过得最快乐的一年,当别人在金融危机中沉浮时,我们却在温泉中嬉戏,在“钻石坑”州立公园享受自由挖掘钻石的乐趣。我们的收入并没降低多少,反而因为消费低,生活质量比以前高多了。

   到2009年初,我们几乎泡遍了小石城的所有温泉。杰西想去堪萨斯州生活,因为他从小喜欢的童话《绿野仙踪》中的历险就是从那里开始的。想到辛西娅肯定也会喜欢那里的,我马上同意了。

   一次又一次的搬家经历,让我对新生活心生向往。像我们这样患“搬家多动症”的美国人绝不在少数,每年全国约有17%的人搬家,其中60%就地搬迁,40%迁往外地。美国人平均每5年搬一次家,年轻人不到一两年就搬一次,有的甚至几个月就迁一次。年龄在20岁至29岁的年轻人,占搬家人口的三分之一,所以我们并不算另类。

   我们在堪萨斯州生活了半年,看足了那里的美景,尝遍了那里的美味。2009年7月,杰西母亲打来电话,杰西父亲身患重病,希望我们能去陪着他们。为了照顾亲人,我们又搬回了迈阿密。

   认识杰西以来,我们频频搬家,有时是因为工作变动,有时是为了改善居住条件,有时是想节省开支,有时是为了照顾亲人。生活内容时时更新,生活质量却也没有因为四处漂泊而下降。辛西娅因为见惯世面,视野极为开拓,个性开朗。我和杰西的婚姻被注入了更多新鲜元素,始终保持着恋爱时的热度。

   如今,杰西父亲的病好得差不多了,我和杰西又蠢蠢欲动。杰西通过网络,在加利福尼亚州找到了工作,薪水比现在高出一倍还多。夫唱妇随,我也谋了一份教师工作。那边的公司还承诺,报销全部搬家费用。树挪死,人挪活,每一次搬家都是新生活的开始,都有不同的收获。

   我带着女儿回杭州看望父母时,发现几乎人人都在谈论房子。为什么中国人这么热衷买房子?如果大家都不买,房价还会那么高吗?有数据显示,中国的空房率为26%,高出国际警戒线近两倍。有如此多的空房子,还愁租不到好房子住吗?

   有人说,美国取消了户籍制度,所有的合法居民都有社会保障卡,从出生到死亡伴随每个人一生,每搬到一个新地方,只需到社会保障机构办住所变更手续就可以了,少了很多繁杂的手续,为居民自由迁徙敞开了大门。这话有道理,但我认为,中国人也该改变根深蒂固的观念,只要完善租房制度,对于房子,看重的应该是使用,而不是占有。哪里适合自己,就到哪里生活。买房子要力所能及,毕竟,“房奴”的日子并不好过。

   等有一天,我和杰西老了,哪儿也去不了了,那时我们会选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安定下来。然后,我们一边喝咖啡,一边回味我们年轻时“游牧”都市的浪漫生活……


发布: 2012-12-21    作者: yiyiaiyaya     来源: 网易


[被阅读 1950 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发言, 我们保留删除育谩骂, 攻击, 粗俗淫秽语言的评论的权利. 谢谢合作!
电子邮件:
不是必须, 不会显示,如果您希望我们回复您的问题,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CAPTCHA Image
请确认非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