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上面二维码或在搜索电话号码6175489221加入麻省房产网微信群

“牛爸”辞职带孩子游学 儿子16岁考上剑桥

 下过乡、当过兵,24岁那年成为“文革”后恢复高考(微博)的第一届大学生,毕业后两年,又被选拔成为我国首批40名公派留美的MBA之一。 40岁时,成为世界500强企业大中华区总经理。其间,多次辞职回家,变卖房产,专职“家教”,带领两个儿子游学新西兰、加拿大、美国。去年,他陆陆续续只在学校上过小学六年级的16岁的大儿子,被剑桥大学录取。前天,记者在苏州工业园区某高档小区独家专访了这位传说中的“家教牛爸”——陈宪生。

经常辞职的爸爸很“牛”

据陈宪生介绍,他1954年出生在北京,父亲是军人。小学毕业后,遭遇“文革”。和当时的很多孩子一样,他15岁下乡,18岁当兵。 1977年,在他24岁那年,他成为“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考入太原重型机械学院(现为太原理工大学)。四年本科毕业后,他被分配至大连重型机器厂。 1984年,他又被选拔成为我国首批40名公派留美的MBA之一,1985年,被派往纽约州立大学学习管理。 1年半后,他回国返回原单位上班。不久,他便辞职进入当地一家外资企业,1990年,他再次辞职南下深圳闯荡。

经过几次跳槽,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他的月工资就从500元一步步涨到了1万多元,一个月的工资是他在大连重型机器厂几年的收入。“当时深圳的7家上市企业,我曾参与管理过两家。其中,我还参与华源公司的上市。”1994年,大儿子陈元震出生,由于夫妻俩工作繁忙,陈宪生夫妻将孩子送到东北的岳父母家抚养。1995年年初,由于各种原因,他选择辞职,并移民新西兰。随后,他们把大儿子陈元震接到身边生活。

辞掉工作后他带着儿子游学

“虽然我们都有心理准备,但当我们从机场接到大儿子的时候,我们还是傻了眼! ”原来,虽然只是时隔一年多,儿子却变成了胆小怯生,身体绵软,足不出户的“小姑娘”!

“对于抚养孩子的我的岳父母来说,只要孩子不感冒、不冻着、不伤着就是成功,就是胜利。 ”1997年,小儿子陈艾黎出生。一年后,陈宪生夫妻决定卖掉新西兰的房产,带着两个儿子开始他们的游学生涯。“我认为,在孩子三岁之前,父母应该不遗余力地把孩子带到大自然中去,像动物一样的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增强他们的想象力,更能激发他们的创造性。 ”

他们首先来到加拿大的温哥华,在市中心租了两居室,每天就是把去图书馆借回来的书阅读。陈宪生告诉记者,加拿大的图书馆一次只能借25本书,他和爱人基本上都是一人一本,其他都是帮孩子们借阅的儿童读物。“虽然书都是英文,我们在家都是用中文交流的,而且孩子们只有4岁和1岁多,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毕竟6岁之前的孩子,学习能力是非常强的,很快他们就能大致读懂这些儿童读物了。 ”

他多次辞职,又多次重出“江湖”

8个月后,他们再次出发,这次他们选择了美国的硅谷。同样租了一个两居室的房子,每天就是把去图书馆借回来的书阅读。这次不同的是,美国的图书馆可以一次借200本书,而他则把儿子送进了学校。“我们觉得,把孩子送进学校和其他孩子一起学习,互相竞争,也是必须的。 ”9个月后,他们再次出发,这次他们选择了加拿大的多伦多。

陈宪生告诉记者,他们之所以选择了多伦多,因为那里是加拿大的工业重镇,对他来说,工作机会较多。因为“经过几年的折腾,我出国前赚的钱基本已经花完了,必须要重新找个工作,养家糊口,继续儿子们的游学生涯。 ”2001年他再次回国,这次他的身份是杭州某外资通讯设备企业的总经理,税后年薪15万美元。1年后,他再次辞职,并回到新西兰。 2005年,由于家庭经济问题,他不得不再次“出山”。1年后,再次辞职。 2007年,陈宪生举家来到苏州工业园区这个高档小区居住。

16岁就被剑桥大学录取

陈宪生告诉记者,在多次出国游学、回国工作的期间,他的大儿子最后在新西兰读到了小学六年级,而小儿子读到了3年级。“其实孩子们在外国读书时,还是以在家博览群书为主。 ”

据陈宪生的爱人李娟介绍,2009年7月,无意间,李娟路过苏州中学时,发现校门口有个“剑桥国际高中课程实验班”招生简章,李娟就进去帮大儿子陈元震报了名。没想到陈元震以名列前茅的成绩被录取。高中三年,陈元震的每门功课都保持在A。 2010年,16岁的陈元震开始申请大学。陈元震告诉记者,当时他申请了十几家学校,最后收到7家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其中,就有剑桥大学录取通知书。“当时一共有30位同学去上海参加面试,最后只有我被录取了。”言及此,陈元震依旧骄傲不已。 据《扬子晚报》报道

无奈之举

学费高昂 只能让儿子放弃剑桥

在采访中,记者意外得知,虽然陈元震已被剑桥大学录取,但早在去年,陈宪生就去信校方,放弃去就读的机会。因为学费太贵,一年要四五十万元,而他们夫妻俩现在没工作,如果让陈元震去读,他们的负担实在太大。

目前,他们已经让陈元震去申请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大学和悉尼大学,因为这两所大学世界排名虽然不如剑桥,但也是世界名校,排名也在100名以内。 “我们现在是新西兰国籍,如果我们申请这两所大学,每年学费只要四五万元。 ”

陈元震已经在澳大利亚找好了房子,并且已经定好了本月10日去澳大利亚的机票。 “暂时先过去找份工作,等录取通知书下来,就去读。 ”

教育方法

学习上“放任自流”

陈宪生告诉记者,他和爱人李娟平时只负责两个儿子的生活,以及尽可能为他们提供丰富多彩的生活和知识阅历,但在学习上,他们确实帮不上太多的忙。“我们只会给他们买一些教科书和参考书,其他都是放任自流。”据了解,上学期间,陈元震每天只学两三个小时,其他的时间,他会弹弹喜爱的钢琴,看自己喜欢的科普书,世界历史,还会和小自己三岁的弟弟玩。

“如果遇到不会的,那就先放在那儿,先去看别的,以后就能会了。 ”陈元震如是说。他认为各个学科都是相通的,不需要为了不会的问题而绞尽脑汁,而可以用触类旁通的方法进行启发式学习。前天,依旧在家自学的陈艾黎告诉记者,目前他采用的也是这种学习方式。

发布: 2012-12-03  作者:Crystal JI   来源:北国网


[被阅读 2920 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发言, 我们保留删除育谩骂, 攻击, 粗俗淫秽语言的评论的权利. 谢谢合作!
电子邮件:
不是必须, 不会显示,如果您希望我们回复您的问题,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CAPTCHA Image
输入验证代码: [看不清,重新产生验证代码 Different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