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上面二维码或在搜索电话号码6175489221加入麻省房产网微信群

哈佛和麻省理工坚持互黑数百年


所以说到底,MIT 黑哈佛一是为了抖机灵,二是认为历史悠久的哈佛有太多“传统”仪式,装模作样,分明是招手让人前来嘲笑。

Harvard(哈佛) VS MIT(麻省理工)

与波士顿相隔一条查尔斯河的剑桥镇拥有两所全美最具明星风范的高等学府──哈佛大学(Harvard)和麻省理工学院(MIT)。正如文理学科见长的北大和工科技术领先的清华同处北京的五道口一样,哈佛和MIT在剑桥这块弹丸之地也擦出了许多激情四射的火花。

44 个美国总统中,8位(约翰亚当斯、约翰西昆·亚当斯、拉瑟福德·海斯、西奥多·罗斯福、富兰克林·罗斯福、约翰肯尼迪、小布什和奥巴马)毕业于哈佛,而人类历史上仅有的四位登月宇航员则全部是MIT校友。正是因为双方势均力敌又傲气十足,才造就了这对互黑不断的欢喜冤家。


互黑的第一阶段:

打嘴仗MIT 的校刊曾刊登一幅漫画,画中两校的学生正在进行智力竞赛。主持人问 MIT选手:“地球的半径是多少?” MIT 当即回答:“6367km.”主持人转问哈佛一方:“1+2 等于多少?”哈佛的学生则抓耳挠腮,然后大叫:“为什么给我们的题目需要运算?这不公平!”

受到如此侮辱,哈佛学生不动声色地反击,躺枪的是斯隆商学院——“是的,MIT 的Sloan商学院是最好的,培养了世界最多的商界雇员。在企业里,我们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就专管 Sloan 毕业生。”

哈佛某个洗手间墙壁上还涂鸦有这样一句话: “What does M.I.T. stand for?” 下面是煞有介事的自问自答: “Monkeys In Training!” 将理工生比作不会思考的猴子接受机械训练,不得不说语言游戏还是哈佛玩得老辣。

还有一个段子在麻省流传:MIT 和哈佛两校之间有个生活超市,在一个写着“10件以下商品快速收银通道”的牌子下,站着一个手推车里货物满满的愣头青。MIT 学生会说:“这是哈佛来的,连数也数不清。”哈佛学生则会说:“这是 MIT 学生吧,告示也不认识。”

互黑第二阶段:

不蒸包子争名头1982 年,耶鲁与哈佛大学的橄榄球赛在哈佛主场举行,现场有 3 万多名观众。在中场休息哨吹响后,正当球员退场、啦啦队进场之际,人们被突然响起爆炸声吓了一大跳。只见球场正中央裂开一个大洞,从里面冉冉升起一颗气球,上面竟写着代表麻省理工学院的“MIT”三个大字母。

原来,MIT学生深夜潜入哈佛球场埋伏了这个机关,成功在重大赛事里抢走了哈佛与耶鲁两校的风头。此事造成的影响令哈佛感到好气又好笑,以至于 1984 年在耶鲁橄榄球队又要到哈佛主场来比赛时,整个剑桥镇都在讨论 MIT 会不会又来搅局,而哈佛又将采取什么措施防范。

MIT 学生要从学校所在的查尔斯河北前往波士顿,有一座桥是必经之路,这就是始建于1891 年的哈佛大桥。MIT 人恨透了每日通勤还得看到对头的名号,闹上法庭要求市政府重新命名这座桥。而哈佛大学据理力争,称早在 1636 年就横空出世的哈佛对美国教育有卓越贡献,学校跟前的桥叫“哈佛”是当仁不让的,哈佛世界闻名时,别说 MIT
了,连美国都还没诞生呢,后辈小子根本没有资格争夺大桥命名权。于是乎,MIT 的申诉被悲惨地无视了。

好像生怕戏剧效果不够,MIT工程师在此时站出来说他们分析了哈佛桥的结构,认为这个桥不稳固,如此糟糕的设计正好配哈佛之名。市政府不以为意,哈佛也当是 MIT嘴硬不肯认输,谁料到桥建成后的第5年,由于交通量剧增,它真的华丽丽地垮了……现在大家看到的哈佛桥已经是2.0版本了。


明信片上的哈佛桥

哈佛桥重建后不再有倒塌危机,MIT 决定想办法“收复”大桥主权。1958 年,一个叫Oliver Smoot 的 MIT 学生叫上几位同学,在8月的一天登上哈佛大桥,美其名曰前来测量大桥的精确长度,而测量的工具——是他自己的身体。

Smoot 同学桥头到桥尾躺倒数百次,要看看这座桥到底等于他身长的几倍,这帮 MIT的学生给桥上留下了数百个Smoot的身长记录,很快这些记号变成了这座桥最受关注的景观,桥还是那个哈佛桥,但人们经过时,心里想起的永远是一个MIT学生发明的全新“度量衡”。


第69个!

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MIT 兄弟会 Smoot 的学弟们还每学期上桥将他们当年留下的记号重刷油漆,目的就是要让哈佛桥上的 MIT 痕迹鲜艳常新。真是拼!


第一百个 Smoot互黑第三阶段:娱乐至上经过这几十年的缠斗,两校由一开始赤脖红脸地互黑转变成 MIT 工科生单方面调戏哈佛,具体事例如下:
2007年在热门游戏《光晕3》(Sheldon 的至爱)发布前夕,几个 MIT 的学生半夜偷偷跑进哈佛校园,给John Harvard 的雕像(哈佛校内的标志性景点)挂上了头盔和机枪,改成了光晕中士官的形象,并很 nice 地在旁边附上拆卸说明。


哈佛和耶鲁每次的橄榄球赛是哈佛人的噩梦。2006 年 11 月的比赛中,哈佛在体育馆里的校徽被 MIT 学生改掉校训“ Veritas真理”,换成了“Huge Ego自以为是”。2000年,MIT 还在哈佛和耶鲁的球赛中发射了一支小火箭,在球场上空喷射出 MIT 字样的烟花。

原来 MIT 又在赛前的晚上潜入哈佛,给橄榄球场底下埋入了 480 英尺长的小火箭控制线。此次造成的轰动的让可怜的耶鲁也被间接伤害,第二天波士顿媒体的新闻头条都是“MIT队得分1,哈佛-耶鲁队零光蛋”。


原版:


互黑的原因:

因为爱据传 MIT 对哈佛最大的“仇恨”来源于哈佛一直想吞并 MIT 的野心,MIT 崭露头角之初,哈佛有意招安 MIT 成为哈佛的工程学院,这样 MIT 的学生便可以取得烫金的哈佛学位。当时的小字辈 MIT 好似遭受凌辱一般,把送来的红包原封不动就给扔了回去,从此双方结下了梁子。而真实历史其实是双方已经达成了学校合并意见,只是这个决定被个州法院否定了,它认为两大牛校合并违反《反垄断法》。

所以说到底,MIT 黑哈佛一是为了抖机灵,二是认为历史悠久的哈佛有太多“传统”仪式,装模作样,分明是招手让人前来嘲笑。MIT 学生黑自己学院、老师和教职工的时候也不少,幽默感肯定是理工宅男们最欣赏的特质。

其实,两校的合作与认可程度很深,英雄相惜!双方学分互认,课程资源共享,去年还刚刚联手投资6000万美金打造在线联合授课系统。这些互黑的故事,非但没有损害两校的荣誉,还被很多学生所崇拜和向往,并以能够为恶作剧贡献灵感为荣。

麻省一直是美国的教育大省,除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外,州内还有诞生过 63 位诺贝尔奖得主的波士顿学院、“新常春藤”塔夫斯大学、东北大学和波士顿大学。麻省教育投入占全州税收的 20%,绝大部分拨款都分配给公立教育机构。州内最大公立大学系统麻省大学建校于 1863 年,140 年来对新英格兰地区的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所以一切都是因为爱。

(本文源自:北美留学生日报微信公众号)

发布: 2015-01-21    作者:     来源: 北美留学生日报


[被阅读 1367 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发言, 我们保留删除育谩骂, 攻击, 粗俗淫秽语言的评论的权利. 谢谢合作!
电子邮件:
不是必须, 不会显示,如果您希望我们回复您的问题,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CAPTCHA Image
输入验证代码: [看不清,重新产生验证代码 Different Image